http://www.jiliann.com

三式记账法:隐私保护是为了个人而非企业

  也有对三式记账法持怀疑态度的人。伊莎贝拉·卡明斯卡是《金融时报》的记者,她认为三式记账法会使越来越多的交易在资产负债表外进行,“总是会有人不遵守协议的,他们会躲起来,在平行的离线网络中隐藏秘密的价值,这些离线网络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黑市、资产负债表外资产及影子银行”。69
  一个人应该如何处理不基于交易的会计手段(特别是在无形资产的认定问题上)?我们应该如何追踪知识产权、品牌价值甚至是名人的状态?这可以联想到汤姆·汉克斯,在区块链影响他的品牌价值前,这位奥斯卡影帝得接多少烂片?
 
  关于三式记账法的争论并不是对传统会计方式的否认。在某些领域,我们还是需要有能力的审计人员的。但是,如果三式记账法能够通过实时精确性、可验证的交易记录及即时审计而极大地提高透明度以及响应能力的话,那么区块链就能解决会计工作的很多大问题。德勤需要有人对无形资产进行实时评估,并且执行其他区块链做不到的会计职能,这样它就不需要派遣过多的审计人员了。
 
  最后,我们真的如此渴望能有一个不可篡改的记录来录入所有东西吗?在欧洲,法院赞成人们“有权被忘记”,来回应人们关于清除互联网历史痕迹的请愿。那么同样的规则是否适用于公司呢?答案是否。为什么Uber司机要根据消费者满意程度来获得评分,而公司高管就不需要这样做?我们来设想这样一个机制,可以将它称为信任软件,可以在公共账本上汇报反馈意见并保持一个独立的、可搜索的成绩,用于记录公司的诚信记录。在公司内部的黑盒子中,阳光(公开)是最好的消毒剂。
 
  三式记账法是众多区块链创新中,第一个与公司治理相关的创新。就像社会中许多机构样,我们的公司也在忍受各种合法性危机。罗伯特·蒙克是股东维权人士,他认为“资本主义已经变成‘高层统治’,受高管们的控制并且为高管们的财富利益服务。我把这些人叫作‘管理界的国王’”。 70
 
  区块链将权力归还给股东。假设有一个代币可以用于代表某种资产的权利,比如“比特股份”(bitshare),它们会和一个选票或多个选票绑定,每个都标有颜色来代表某个特定的公司决策。人们可以即时从各地投票选出自己的代理人,从而使公司主要行动的投票过程变得更具有响应性、更具有包容性,而且被操纵的可能性更低。公司内部的决定将需要达到真正的共识,并且在产业范围内实施多重签名方案,在这种情况下,每位股东都拥有一把通向公司未来的钥匙。一旦票数统计出来,最终决定的内容以及董事会会议纪要都会被标上时间戳,记录在一个不可篡改的账本中。
 
  公司应该有权改变历史,或选择被人们遗忘吗? 71 答案是不。作为社会中的人工产物,公司的运营执照附带着特定的责任。实际上对社会而言,公司也有义务公开所任交易信息。当然,公司有权利和义务来保护商业机密以及员工、人员及其他利益相关者的隐私。但是,这和隐私保护又有所不同。对各地的管理人员来说,透明度的增加是一个重要的机遇:通过拥抱区块链,支撑最高标准的公司治理规则,并作为公司领导者担当维系信任的职责。
 

郑重声明:即联区块链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