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iliann.com

企业的去中心化,以太坊是如何打造共识系统®公司

  打造共识系统®公司
 
  2015年的7月30日是全球范围内的一群程序员、投资者、企业家和企业战略家的一个重要日子——这群人认为以太坊是对商业甚至是文明的重大变革。以太坊经过了18个月的开发过程,在那天上线了。
 
  在第一个以太坊软件开发公司(Consensus Systems共识系统®)的布鲁克林区的办公室里,我们率先见证了以太坊的发布。大约在早上的11:45,随着以太坊网络创建了它的“创世块”,四处都是人们击掌庆祝的声音,之后,大量的矿工们开始进行算力的竞赛,试图赢得第一个区块里的以太币——这是以太坊的货币。那天实在令人异常紧张。一阵特大暴雨的到来让东部河区域受到了影响,每一个人的智能手机上的紧急洪水警报声此起彼伏。
  根据其网站的介绍,以太坊是一个运行去中心化应用(也就是智能合约)的平台。“系统会严格执行这些合约,而且这个系统并不会有故障时间、审查、诈骗或来自第三方干扰等因素的影响”。以太坊系统中的以太币(Ether)用于激励网络中的节点以实现交易的验证、网络安全的保护,以及就系统中“存在什么,发生过什么事”这个问题达成共识,这一点是有点像比特币的。不过与比特币不同的是,以太坊自带强大的开发工具,能够帮助开发者及其他人创建软件服务。这些软件服务的范围非常广泛,从去中心化游戏到股票市场都有所涉猎。
 
  以太坊的概念最早是在2013年由维塔利克·布特因提出来的,他是一名俄裔加拿大人,当时才19岁。他曾经跟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争论,认为比特币平台需要一个更加强大的脚本语言,专门用于应用程序的开发。当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拒绝了他的提议后,他决定创建自己的平台。可以说,ConsenSys是最早的一个尝试,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创建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若要找一下历史上的例子做比喻的话,下面这个比喻是很明显的:维塔利克·布特因之于以太坊,就如同林纳斯·托瓦兹之于Linux系统一样。
 
  当讨论到有关区块链及以太坊技术兴起的话题时,ConsenSys的联合创始人约瑟夫·卢宾说:“有一点对我来说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我们应该联合起来,为这个破碎的经济和社会建造新的解决方案,而不是让大家继续浪费时间在大街上张贴各种海报。” 1 不要去占领华尔街了,直接发明属于我们自己的华尔街吧。
 
  就如很多企业家一样,约瑟夫·卢宾有一个大胆的理想,他不仅仅要建造一个伟大的公司,还要解决世界的问题。他平静地说,该公司是“一个区块链相关的制作工作室,旨在搭建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大部分是在以太坊上的)”。这种描述是很低调的。不过,若ConsenSys在搭建的应用程序真的能得到实施和应用,将会有可能对现有的体系带来冲击,并为数十个产业带来深远的影响。这些项目包括一个分布式的三式记账会计系统;一个去中心化版本的Reddit(Reddit是一个非常流行的论坛,其中心化的管理机制让其饱受争议);一个为自主执行合约(又叫智能合约)而设的档案构造与管理系统;为商业、运动和娱乐业而设的预测市场;一个公开的能源市场;一个旨在与Apple和Spotify竞争的分布式音乐模式,不过,其实这两家公司也能使用这个应用程序 2 ;以及一个为大规模协作、创作工作及扁平化架构的公司进行群体治理的一整套业务工具套件。
 
  这个关于ConsenSys的故事,并不是与其在基于区块链的产品或服务上的雄心壮志有关,而是关于他们培育自己的公司的努力以及他们按照全体共治的思想在开拓管理科学的重要新领域。全体共治是一种协作方式,用自组织的架构取代了传统体系中的定义、分配工作的分层规划过程。“我目前并不想照搬现有的全体共治体系,我感觉它太僵硬了,架构化也很明显。不过,我们正试图将它的很多理念整合到我们的架构和流程中。”约瑟夫·卢宾说道。这些理念包括“采用动态的角色分配,而不是传统的固定职衔;分布式的,而不是委任的权力;透明化的规则,而不是办公室政治;快速的叠架而不是大规模地重构”,这些描述都适用于区块链的工作机制。ConsenSys的组织架构、创造价值的方式以及它管理自身的方法不仅与产业公司是不同的,与典型的网络公司也是不一样的。
 
  约瑟夫·卢宾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更不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或自由主义者,这与加密货币运动里面的一些人不太一样。不过他确实认为若我们想资本主义继续存活下去,就必须继续做出改进,特别是舍弃那种基于“命令与控制”的层级化结构。他认为这种架构是不适用于这个由网络连通的世界的。他注意到即使在今天,大型的网络将世界连接在一起,让我们的沟通变得更廉价了,但层级化的结构还是存在的。比特币是与此结构相反的,“这是一个由全球人民组成的社会,可以在10分钟(甚至是10秒)内就发生的事实达成共识并做出决定。这显然为实现一个更有自主权的社会提供了机会。”他说道。人们的参与程度越高,繁荣的程度也就越高。
 
  这是管理者角色的终结,但管理任务长存
 
  ConsenSys是按照一个由所有的雇员(“成员”)开发、改进、投票后最终采用的计划进行运作的。与层级化架构不同的是,约瑟夫·卢宾将ConsenSys的这种架构定义为一个“枢纽”,而其中的每一个项目就像是一个“车轮上的辐条”一样,主要的贡献者会拥有其中的权益。
 
  在大多数的情况下,ConsenSys的成员可以选择工作的任务,并没有自上而下的任务。约瑟夫·卢宾说道,“我们尽可能地进行资源的共享,这包括软件部件的共享。我们组建小而敏捷的团队,但它们之间是有协作的。我们有不少即时的、开放的和丰富的沟通交流。”成员们选择在2-5个项目中工作。当其中一个人看到某项工作需要完成,他或她就会投入进去,根据他们的适合担任的角色或多或少地驱动其往一个有价值的方向发展。“我们经常讨论各种事情,所以人们对很多可能会被推动向前的事情都有一定了解,”他说。不过这些事情经常在变化。“敏捷意味着你需要动态调整你的优先级。”
 
  约瑟夫·卢宾并不是老板。他在运营中的主要角色是顾问。“在很多情况下,人们请教我或其他人有关选择工作方向的事情。”他说。在Slack 3 及Github 4 这样的协作平台上,他暗示他们可能选择的方向包括“建造我们希望实现的服务和平台(甚至包括一些我们目前还不了解的)”。
 
  成员的所有权明确地对这种行为做出激励。每一个人会直接或间接地拥有每一个项目的一部分:以太坊平台发行的代币,成员可以将其交换成以太币并转换到任何其他货币。“我们的目标是在自主性和相互依存之间达到一个良好的平衡”,约瑟夫·卢宾说道。“我们将自己视为紧密协作的企业家角色的集体。在某个阶段,可能需要表明真的需要完成某个事情了,如果没有人挺身而出揽下这个工作,那么就要为了这个角色先招聘一些人,或鼓励内部的人员去负责这件事”,约瑟夫·卢宾说道。不过,总体来说,“每一个人都是能够自我管理的成年人。我刚才有提到我们经常沟通吗?然后我们就做出自己的决定”。
 
  这里面最适合的标语是敏捷、开放和共识:先识别出需要完成的工作,在热切并有能力完成该任务的人群中分发工作量,并就他们的角色、责任、补偿等问题达成共识,然后将这些权利归纳成“明确的、细节的、清晰的、自我执行的协议,可以作为我们关系中所有的商业角度相关事项的黏合剂”,他说道。一些协议是根据绩效进行支付的,而其他的一些会用以太币的方式分配在年薪中,而其他的一些更像是带有与项目相关赏金的“寻求参与”,这些赏金会取决于项目完成的程度,如书写一行代码。如果代码通过了测试,则该赏金就会自动被释放。“所有的事情都能在台面上进行,而且是足够透明的。激励机制是明确的、可细分的”,他说道,“这让我们更自由地进行沟通,拥有创新意识,并根据这些预期适应情况的变化。”
 
  我们可否造一个新词,区块链公司(blockcom),即一个在区块链技术上建造和运行的公司?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即在以太坊平台上运行实现更多的像ConsenSys这样的公司,范围包括治理、日常运营、项目管理、软件开发和测试、雇佣和外包、补偿和资助。区块链同时也支持声誉系统,成员可以为每一个人作为协作者的表现评分,这样就能实现社区中的信任联盟。约瑟夫·卢宾说道,“永久存在的数字身份、人格及声誉系统会让我们更诚实,彼此之间行有更良好的行为”。
 
  这些能力都让一个公司的边界变得模糊了。这其中并没有成立公司的默认选项。ConsenSys生态系统的成员们可以通过就战略、架构、资本、表现和治理达成共识并创建自己的分支项目。他们可以创建在一个现有市场上进行竞争的公司,或为一个新的市场提供基础设施。当公司发起后,他们可以改变这些设定。
 
  企业的去中心化
 
  区块链会为世界各地的公司减少摩擦。“更低的摩擦意味着更低的费用,因为有价值中介的价格是通过去中心化自由市场这种最高效的价格发现机制决定的。现有的市场参与者再也不能利用法律、监管、信息和权力的不对称性而在作为中介的角色中从交易里抽取过高的价值,甚至比他们提供的价值都高。”约瑟夫·卢宾说道。
 
  ConsenSys有可能建造某种真正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吗?这种组织将会由其非人类的价值创造者拥有和控制,通过智能合约而不是人类的中介去管理吗?“全程都可以!”约瑟夫·卢宾说道,“这是一个运行在去中心化的全球计算底层的大规模智力集合,其中的人类或软件参与者可以各自执行其特定任务,也可以在自由市场中进行合作和竞争,这样的大型协作可以改变公司的架构”。为满足持续的客户需求(如实用性和维护),一些参与者可能需要在更长的时间段里留任;其他的一些人将会聚集起来去解决短期的问题,问题解决后就可以解散了。
 
  如果用激进的去中心化和自动化流程移除人类参与者在决策制定中的参与度,这样会有风险吗(如失控的算法)?“我对机器智能并没有太大的担忧。我们将会与其一起进化,而且在可遇见的将来它将会为人类服务。它可能会在我们之上进化,不过那是没问题的。”他说道,“如果是那样的话,它会占据生态位里的一个微小的位置。它会以不同的速度、不同的相关时间尺度运作。在那样的情况下,人工智能与人类、一块石头或地质变迁的过程并不会区分开来。我们已经进化到很多物种之上了;这些物种有很多还生存得不错(在它们当前的形态下)”。
 
  ConsenSys还是一个小型的公司。它的宏伟实验或许不能成功。不过它的故事提供了公司架构的巨变过程的一个视角,这个巨变可能帮助释放创新的动力,并利用人类资本的力量为财富的创造及繁荣服务。区块链技术带来了新型的经济组织及新的价值组合。一些分布式的公司模式正呈现出来——所有权、架构、运作、奖励和治理——这远远超出了鼓励创新、员工激励和集体行动的范畴了。这些东西或许就是实现一个更繁荣、更包容经济体长久所需的先决条件。
 
  商业领袖们有机会对组织价值创造的问题进行重新思考。他们可以在区块链上商议、起草和执行协议;与供应商、顾客、雇员、承包商和自治的代理人无缝衔接;而且,他们还可以公开由这些代理人所组成的团队,让其他人都能看到,这些代理人也可以将他们的价值链中的过剩能力出租或授权出去。

郑重声明:即联区块链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