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iliann.com

公司的交易成本与架构,从层级制度到垄断

  改变公司的边界
 
  在互联网发展的第一个时代,管理学思想家们(唐塔普斯科特也是其中之一)赞扬了网络化的企业、扁平化的公司、开放创新和商业生态系统,他们认为这些模式将取代工业化模式下的层级制度。不过,20世纪早期的公司架构基本上还是维持原状。即使是大型的网络公司也与杰夫·贝索斯、马里萨·迈耶、马克·扎克伯格等名义领袖一起采用了从上至下的架构。因此,这些现有的机构——特别是一些依靠人们的数据营利并以不透明的方式进行运作的机构,一些在频繁的数据泄露事件发生后却无须承担太大责任的机构,他们有什么理由希望使用区块链技术去将权力分散出去,提高透明度,尊重用户隐私和匿名性,并将那些财富远少于他们正在服务的用户的群体包容进来呢?
  公司的交易成本与架构
 
  我们先从一些经济学知识开始。在1995年,唐塔普斯科特使用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纳德·科斯的公司理论去解释互联网将会如何改变公司的架构。在他1937年写的《公司的本质》这篇论文中,罗纳德·科斯提出了经济里面的三种成本:搜索的成本(寻找创造某种事物所需要的所有正确信息、人员和资源);协调(使得这些人进行高效的协作);以及签订合约(为生产中的每一个活动进行人力和物力成本的谈判,保管商业机密及监管、执行这些协议)。他假设一个公司的规模会不断扩大,直到在公司内执行某项交易的成本大于在公司外执行该项交易的成本。 5
 
  唐塔普斯科特认为互联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公司内部的交易成本;不过我们当时想,因为互联网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访问,因此它会降低整体经济的成本,最终降低人们进入经济体系的障碍。是的,互联网通过浏览器和万维网的确降低了搜索的成本。它通过电子邮件、ERP这类数据处理应用程序、社交媒体和云计算等技术降低了协调方面的成本。很多公司从顾客服务和会计的外包业务中受益。市场营销人员可以直接与顾客交流,甚至将顾客转换为生产者(专业消费者,prosumers)。产品规划人员将创新的任务众包出去。生产商也受益于大型的供应网络。
 
  不过,令人惊讶的现实是,互联网对公司架构的冲击并不明显。资本主义为人所知的基础依然是工业时代的层级化架构。网络确实让一些公司将生产流程外包到低成本的地区中。不过互联网也降低了公司内部的业务成本。
 
  从层级制度到垄断
 
  今天的公司仍旧保存着层级化的架构,大部分的活动都是在公司内发生的。管理者们依然将自己视为组织人才、无形资产(品牌、知识产权、知识和文化)及激励员工的良好模式。公司的董事会依然给公司高管和首席执行官们发放过高的报酬,远超于他们所创造价值的合理量度。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的现象,产业结构还是在持续地创造财富,而不是繁荣。实际上,就如我们指出的那样,权利和财富越来越高地集中在大型企业当中,这方面的证据已经很明显了。
 
  另一名诺贝尔奖得主奥利弗·威廉森也做出过同样的预测, 6 并指出了这种现象对生产力的负面影响:“我们足可以观察到,从自主供应(通过小型公司的集合实现)到(在一个大型公司里的)统一的所有权这个趋势是无可避免地伴随着激励的强度(在一体化的公司里激励会更弱)及管理控制(控制更广泛)这两个方面的改变”。 7 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彼得·蒂尔在他那本可读性极强、争议性极高的书《从0到1》赞颂了垄断机制。作为一个兰德·保罗的支持者,彼得·蒂尔称“竞争是为失败者们而设的……具有创造力的垄断体不仅对社会的其他方面是有益的;它们也是一个能让社会变得更好的强大引擎”。 8
 
  彼得·蒂尔或许对努力成为某个产业或市场的支配者这种行为的看法是对的,但他并没有证明垄断对顾客或社会整体是有利的。恰恰相反的是,在大多数民主化资本主义国家的竞争法体系是从一个相反的结论中衍生出来的。公平竞争的理念可以追溯到罗马时代,那时候触发某些条例可能会遭受到死刑的惩罚。 9 当公司没有真正的竞争对手时,他们的增长速度可以是非常慢的,在公司内外抬高价格。即使在技术产业里,很多人认为垄断或许可以在短期内促进创新,但在长期会给社会带来危害。公司或许能通过为顾客提供他们喜欢的酷炫的产品和服务积累垄断优势,但这个蜜月期最终是会结束的。与其说他们的创新成果不再令人满意,倒不如说这些公司自身开始走向僵化。
 
  大多数思想家意识到创新通常来自公司的边缘部门,而不是核心部门。耶鲁大学法学教授尤查·本科勒也认同这一点:“垄断势力或许有很多的金钱能投入到研发当中,但通常不会为创新所需的纯粹、开放的探索这种内部文化投入。互联网并不是来自垄断当中,而是来自边缘。Google并不是来源于微软。推特并不是来源于AT&T,更不是来源于Facebook”。 10 在垄断体制下,官僚主义的层级使得位于高层的高管们与市场信号和边缘位置的新兴技术隔离开来了,而在这些边缘位置里,各个公司在彼此之间、其他市场、其他产业、其他地区、其他知识学科及其他世代之间展开竞争。约翰·哈格尔和约翰·西利·布朗认为,“现在,创新潜力最高的地方是全球商业环境的外围位置,忽略这一点的话后果自负”。 11
 
  高管们应该为区块链技术感到兴奋,因为从边缘位置发起的创新潮流或许是前所未有的。举例来说,从主要的加密货币(比特币、黑币、达世币、未来币、瑞波币)到主要的区块链平台——为点对点众筹而设的Lighthouse项目、作为分布式登记处的“公证通”(Factom)、作为去中心化信息发送系统的Gems、作为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的MaidSafe、作为分布式云的Storj以及作为去中心化投票机制的Tezos,下一个时代的互联网将会有真实的价值附加在上面,并为参与者提供真实的激励。这些平台有望保护用户的身份,尊重用户的隐私权等权利,确保网络运行的安全性,降低交易成本,这样即使是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群也可以参与进来。

郑重声明:即联区块链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