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iliann.com

加密交易所简史:管窥区块链行业最强势组织的演变历程

加密货币交易所既是回应消费者需求的趋势接受者,又是行业发展趋势的制造者,也是监管环境的晴雨表。其发展故事好比窥视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强力镜头,可以借之了解加密行业的整体状况。值得收藏精读。
 
一、序论
 
加密货币行业鱼龙混杂,有理想主义者,也有机会主义者;有真正的信徒,也有嚣张的投机者;有 HODLer,也有 Trader。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对加密事业有信仰。
 
那些有长远眼光的人,最关心如何为一个新时代建设金融基础设施,他们需要投机者提供资金,来帮助各个网络的成长。反过来,投机者则需要前者提供的故事、主题以及愿景,才能让自己的投资有所回报。
尽管有这么多不同,但这些群体共享了一个通用的行业基础设施:交易所。
 
加密货币交易所是第一个、也是目前最重要的围绕加密协议而建立的业务。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任务就是帮助这种基于信仰的商业模式能运转起来。其实,除了扮演一个获取、销售和押注加密货币的实用型平台,交易所还代表了加密行业里最具标志性的品牌,各牵头人也是业内最知名、最具争议性的人物。
 
自比特币诞生到今天,加密交易所的意义其实发生过巨大变化。从许多方面来看,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历史几乎可以代表整个加密行业的发展历史。交易所是生意,或者说,是最有钱景的生意。
 
当我们观察交易所的变化、发展和演化时,其实真正看到的是人们对加密市场不断变化的需求所做出的快速反应。
 
加密市场演变之快令人头晕。在早期阶段,交易所只是简单地提供一些比特币买卖所需要的最基本的基础设施。而现在,交易所已经陷入到了一场快速发展的全球主导权的争夺战之中,为了出位,不得不推出极高的杠杆交易服务(但同时,在另一方面,也越来越合规)。
 
看看哪些交易所在全球领先,又为什么领先,这个问题就很有启发性。举个例子,在长尾 ICO 时代,币安占据统治地位,到了 2018 年熊市期间,BitMEX 上的杠杆交易成为主流。这种转变是偶然发生的吗?从「何时飞向月球」到另一个平台的 CEO 最钟情的谚语是「好的交易者在两个方向晃悠」。其实,这正是各交易所在不断适应不同时期的市场需求。
 
我们将会把交易所的历史分成几个阶段,在每一阶段,我们会讲述该时间段交易所竞争的故事,以及更大市场所处的周期。
 
我们的起点不是币安、「门头沟」(Mt. Gox)或是 BitcoinMarket.com 这样真正最早的交易所,而会回到更早期,在比特币发明之前。
 
二、引言
 
如果说比特币吸引的是那些渴望颠覆货币系统的人,那么,对于那些渴望跨越曾具颠覆性但却日益垄断的 Web 2.0 的人来说,以太坊就像是一个灯塔。
 
如果说 2017 是「币安之年」,那么 2018 就是「BitMEX 之年」,后者推出了永续掉期之类的奇特产品,一个永不到期的期货。
 
交易所的故事就像是一个强力镜头,可以管窥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故事。
 
三、史前史
 
对于许多人而言,加密货币故事的开始于「英国财政大臣濒临对银行实施第二轮救助」。
 
(链闻注:中本聪在比特币创世区块链中写入了泰晤士报当天头版文章标题「财政大臣即将对银行实施第二轮救助」这句话,有人认为,这句话既是对该区块产生时间的说明,也可能是在提醒人们一个独立的货币制度的重要性。)
 
不过,虽然比特币开启了加密货币行业这扇大门,但它其实也是前人大量努力的结晶。正如原型加密货币的设计理念对比特币的设计产生了影响一样,那些比特币出现之前的交易所,也为当今市场上的交易所留下了宝贵的「遗产」。
 
在某些方面,交易所和其他围绕加密货币的所有基础设施,仍在努力超越前人。
 
为了本文目标,我们只会考察早期加密型资产中的一个,即电子黄金(E-gold),从消费者互联网和美国在线的时代开始,许多充满进取心的人开始寻找一种使用电子方式交换价值的全新机会。
 
「电子黄金」是在 1996 年创建的,其最初的构想是让人们能够相互之间转移电子黄金,而电子黄金的价值是由线下存储的金库的黄金提供背书的。1999 年,英国《金融时报》将电子黄金称为「唯一在网络上达到临界大众规模的电子货币」。
 
「电子黄金」运营商是 Gold & Silver Reserve, Inc.,该公司在创立的第一阶段(1996-1999 年)只提供兑换服务。2000 年开始,他们对系统进行了重新设计,将结算和发行从交易所活动拆分出来。
 
很快,一个为交易服务的全新「作坊」产业出现了,用户可以在法币和电子黄金之间进行兑换。很多这样的网站现在仍然可以通过「互联网存档馆」(Internet Archive)而访问。在许多方面,这样的电子黄金网站为早期加密交易所定下了基调,尤其是在严格监管、以及围绕它们而展开的刑事审查等方面。
 
的确,从很多方面来说,电子黄金的故事,就是一个又一个的执法行动的故事,如今加密货币行业遭遇的问题其实和之前的问题非常相似,包括防欺诈、反洗钱以及货币转账牌照等。
 
最著名的一次行动,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突袭了 Gold Age,指控该交易所协助了数百万美元的洗钱活动。读读关于这场突袭执法的官方声明,再比较一下最近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就数字货币 Libra 问题在国会接受的质询,你会发现有很多相似之处。
 
「全新电子货币系统的出现,增加了犯罪分子和潜在的恐怖分子利用这些系统在全球范围内洗钱和转移资金的风险,同时能规避执法机构的审查,绕开银行业法规与报告。」美国联邦调查局网络执法部门助理主任 James E. Finch 表示: 「美国联邦调查局将继续与司法部、联邦和国际执法合作伙伴紧密合作,以积极调查和起诉使用这些系统来促进儿童色情制品散播,支持有组织犯罪和其他金融犯罪活动的任何人、任何组织。」
 
一个有趣的后续故事是,Gold Age 的创始人后来创建了另一个数字货币 Liberty Reserve。在 PayPal 阻止比特币交易之后的一段时间里,Liberty Reserve 其实扮演了 Tether 原型的角色,即为比特币服务的斜坡渠道。Liberty Reserve 最终在 2013 年关闭,2016 年,该公司创始人 Arthur Bukovsky Bellanchuk 被捕、定罪并判处 20 年徒刑。
 
在 Arthur Bukovsky Bellanchuk 定罪的那段时间,Bitcoin Talk 上有一个交流区围绕相关话题展开了讨论,人们关心,比特币有哪些不同以及是否会遭受同样的命运。
 
数字货币与犯罪之间的联系,一直是人们 FUD (恐惧、不确定性和疑问)情绪的一个主要来源。这个问题至今仍然影响着加密交易所和整个行业。
 
这些早期交易所还预示着另一个挑战,那就是协议 / 数字资产与那些让人们与之互动的企业之间的紧张关系。随着交易所在当今加密资产行业变得越来越强大,这种紧张关系也正随之变大。
 
但是现在,我们还是将注意力转向加密货币本身以及最早的比特币交易所。
 
四、早期岁月
 
尽管「门头沟」(Mt. Gox)可能是早期比特币交易所里最具标志性的一个名字,但它并不是第一家交易所。
 
首家比特币交易所应归功于 Bitcoin Market。2010 年 1 月 5 日, Bitcoin Talk 成员 dwdolla 这样写道:
 
「大家好,我正在筹建一家交易所。我的计划很大,但是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将是一个真正的市场,人们能够在上面相互买卖比特币。在接下来的几周中,我应该会建立一个具有基本框架的网站,请耐心等待。」
 
几个月后,2010 年 3 月 17 日,BitcoinMarket.com 上线了。他们起初使用 PayPal 作为比特币和法币兑换的手段,随着比特币的成长,里面的骗子也越来越多,最终使得 PayPal 断绝了和该网站的联系,交易者不得不寻找其他的渠道。
 
在 BitcoinMarket.com 推出之后的几个月里,越来越多比特币交易所出现了。毫无疑问,这一波交易所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 Mt. Gox,该交易所于 2010 年 7 月正式开业。我们会在下一章节里详细介绍它。
 
在这样的早期岁月,交易所简陋得不可思议。那时候它们既不关心上架长尾的另类币,也没有在衍生品交易等期货服务上展开什么竞争。当时他们最关注的事情就是不被黑客攻击,别把用户的钱弄丢了。
 
要知道,直到 2010 年 11 月 6 日,整个比特币市值不过 100 万美元。而且比特币价格在 2011 年 2 月 9 日才达到 1 美元。
 
这就是早期岁月啊。
 
2011 年有所增长,世界各地出现了许多新的交易所,让比特币可以与本地法币进行转换。3 月,Bitcoin Brasil 成立;4 月,Bitmarket.eu 成立。
 
这段时间的最大问题是支付流程和黑客攻击。2011 年 6 月,PayPal 宣布不再为 BitcoinMarket.com 提供支持。几周之后,也就是 2011 年 7 月,Biomat 交易所丢失了 1.7 万比特币。
 
这些问题在 2012 年并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作为当时美国最大比特币交易所之一的 Tradehill 在当年 2 月宣布关闭。而 Bitcoinica 和 Bitfloor 等交易所则遭到黑客入侵。
 
简单来说,那段时期就像是交易所的「寒武纪」时代。大多数将被淹没在了历史的洪流里,被人们遗忘。但是存活下来的交易所,比如 Bitstamp(成立于 2011 年)和 Coinbase(成立于 2012 年)将会在日后崛起。
 
当然,Mt. Gox 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早期比特币交易所的历史可以说是由 Mt.Gox 来定义的。
 
五、门头沟年代
 
Mt. Gox,是加密货币历史上最具标志性又最臭名昭著的交易所之一。这家交易所的故事足够出一本书,而且至今依然没有完结。本节的目的不是为了记录这家交易所的完整历史,而是希望描绘其最成功的高光时刻,及其灾难性的转折点。
 
Mt. Gox 这个域名最初是由杰德·麦卡勒布(Jed McCaleb)注册的,他之后又继续帮助创立了 Ripple 和 Stellar 两个项目。起初 Mt. Gox 只是用来交易热门游戏万智牌 (Magic the Gathering) 里的游戏卡,所以名字就是 Magic The Gathering Online eXchange 的字母缩写。但是在 2010 年 7 月,该交易所转型成一家比特币交易所,直到最后惨痛收场。
 
和早期阶段的所有比特币交易所一样,Mt. Gox 在处理支付问题上也几经磨难。2010 年 10 月,PayPal 不再支持它,它们短时间里转向了 Liberty Reserve 的服务(上文已经提及 Liberty Reserve)。
 
虽然杰德·麦卡勒布创立了 Mt. Gox 网站,但他不久便离开了。2011 年 3 月,该网站被卖给了法国人马克·卡尔佩尔斯(Mark Karpeles)。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Mt.Gox 逐渐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高峰时期该交易所处理了全网 70%-80% 的比特币交易。如此巨大的成功也使得之后的惨败触目惊心。
 
2014 年 2 月 24 日,瑞安·塞尔基斯(Ryan Selkis)在自己的轻博客 Tumblr 栏目 TwoBitIdiot Tumblr 上透露了来自 Mt. Gox 的不安传言。「我收到了来自可靠来源的一份未经验证的报告,该报告来自 Mt. Gox 交易所,名为《危机策略草案》,概述了该交易所当前的情况。我相信这份报告的真实性,但必须百分之百地由我自己来验证这份文件。我会全力以赴做这件事。」
 
这份《危机策略草案》的第一句话是:「这么说可能有些过于夸张,但至少对大多数公众而言,这可能会是比特币的终结」。之后该报告称,相当庞大的一笔比特币可能已永远消失了。
 
瑞安·塞尔基斯在他的帖子中继续写道:「这简直是个大灾难,很抱歉我分享出来了。我确信这是很多人恐惧的、比特币遭受的一次生存危机,我个人已经通过 Coinbase 卖光了自己所有的比特币……我相信这对比特币(作为一种新型货币和作为一个正在成长的行业)将会是灾难性的事件。如果这是一个骗局,那么这是一个我感到极其突然的袭击。我很担心,我希望这件事不是真的。」
 
瑞安·塞尔基斯不是加密社区中最后一个失去对比特币信仰的人,一两个星期之后,传言被证明是真的,而且丢失的比特币数字更为惊人——Mt. Gox 这个交易所中大约 85 万个比特币消失了,占到比特币总供应量的 7%,当时价值约为 4.73 亿美元。
 
可以说,事情其实是每况愈下的。首先,事实证明,Mt. Gox 在危机爆发前八个月就已经知道被黑的事实了;其次,黑客攻击实际发生时间是在 2011 年末。当时已经有人找到了接触交易所钱包的方法,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只要有比特币进入 Mt. Gox 交易所,十有八九会被盗然后卖掉。尽管这些丢失的比特币按 Mt. Gox 交易所发布公告时的价格计算接近 5 亿美元,但由于它们陆续进入系统,一旦进入就被立即卖掉,所以黑客的获利估计要比这一数字少得多。
 
Mt. Gox 交易所进入破产阶段。后来,法国人马克·卡尔佩尔斯以另一项罪名——数据操纵,在日本被捕,他在监狱里关了一年。
 
这个肮脏的故事还有一个疯狂的续作。在黑客事件公布之后,Gox 发现,有 20 万比特币一直呆在某个钱包里,有三年没被触碰过。由于比特币价格在此期间飞涨,那 20 万比特币的今日价格比索赔要求的赔偿价更高——最不幸的是,债权人当时要求以美元计价、而不是按比特币赔偿。这意味着,到索赔实现的那一天,马克·卡尔佩尔斯实际上可以得到一笔天降横财。
 
对一个经历了无数诉讼和死亡威胁的人来说,这是一场噩梦。现在,有人提出了一项「民事复原」计划,即让交易所从破产中回归,并把资产重新分配。
 
这是 Mt. Gox 今天在发生的故事。对我们这篇关于交易所历史的文章而言,Mt. Gox 的意义是它对整个行业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
 
事件的余波是连续数月的熊市,包括 2013 年 10 月暗网丝路的关闭,交易所行业也随之迎来了一个全新的格局。
 
六、山寨币的重生
 
先做一个快速说明。为了让这篇长文能够有所节制,我们会略过好几年的发展,直奔另类币的重生这个话题。
 
但我们并不是说,这几年没有重要的事情发生。恰恰相反,新的交易所开始出现。一方面他们建立了更好的交易系统,避免让自己成为「下一个 Mt. Gox」;另一方面,这些交易所开始尝试新的策略,比如完全绕开法币交易,专注于币币交易。
 
为了便于叙述,我们会把重点放在一些关键事件上,比如以太坊的诞生、新一轮山寨币的出现、以及围绕 ERC-20 代币标准的「初始代币发行」(ICO),这些事件都改变了交易所的实践,甚至是整个产业。
 
当我们讨论到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我们看待以太坊时,必须把它放到一个大背景下。这个背景不只是 ICO 对交易所的影响,还要关注以太坊为整个行业带来的全新创意空间。
 
一方面,比特币是一种开放的、免授权的协议,能够让人们以数字的原生方式来转移价值,同时解决了双花的问题。
 
另一方面,比特币的诞生具有明显的政治倾向。因为从一开始,比特币至少部分代表了自由主义者对现代货币体系的不满。你会在比特币系统的架构和设计决策中看到这一点。最明显的就是设定了不容置疑的 2100 万比特币的硬上限,而且还在创世区块里永久写入了「2009 年 1 月 3 日,英国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这个《泰晤士报》头条新闻的标题。
 
当然,比特币是一个开放的网络,任何人使用比特币并不需要什么特殊的信念。不久之后,对底层技术感兴趣的开发人员便开始尝试用它来构建其他事物。
 
有些开发人员发现,比特币存在很多限制,因此决定另起炉灶,其中最知名的一个项目就是以太坊。
 
以太坊带来了许多进步,其核心思想不仅涉及价值交换,还涉及价值交换的可编程性,因此就在以太坊诞生不久之后,便吸引了一批潜在的颠覆者。如果说比特币吸引了一批想要颠覆现有货币系统的人,那么,对于那些渴望跨越曾具颠覆性但却日益垄断的 Web 2.0 的人来说,以太坊就像是一个灯塔。
 
可以从两方面来分析。首先,当 Web2.0 的所有者的利润需求超过平台用户的需求时,Web 2.0 就会受损;其次,代币化将消除所有者和用户之间的区别,它使所有用户都变成了所有者。
 
当然,挑战主要在于,如何克服网络效应,否则很难击败现有的那些大平台。代币提供了一个答案。在一个普通的网络中,由于网络的价值被限定在少量的参与者中,因此其价值的积累较慢。而代币将为早期的网络参与者提供额外的激励,从而加速该网络的普及应用。
 
当然,这只是一种理论。
 
实际上,ERC-20 代币并不是因为其支持网络构建的特点而闻名,它之所以出名,是因为它从根本上简化了,或者说流水线式地加速了跨国界的全球融资。
 
随着初始代币发行的蓬勃发展,通过代币募集到的资金迅速超过了传统的种子轮风险投资。那些资格不够的人,或者说被认为能力不合适参与科技投资的人,忽然发现,他们在某个新协议里投的币,一天内就能翻倍。
 
ICO 的爆发有很多因素造成,这里其实有很多内容可以写,但是本文的主要目的是研究加密货币交易所。如果说每个加密时代都有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交易所来作代表,那么毫无疑问,在 2017 年 ICO 的爆发阶段,最有代表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就是币安(Binance)。
 
有人说币安是「一夜暴富」的,但其实他们在成功之前耐心地从事了多年辛勤工作。「一夜暴富」只是加密货币神话里的一个传说。
 
2017 年 6 月 14 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参加一次聚餐的时候偶然听说了 ICO。
 
三天后,他手上有了一份用中文和英文写成的白皮书;9 天后,该项目的初始代币发行启动。一周时间后,币安的 ICO 融资结束,币安募集到 1500 万美元。
 
在这么短的时间线背后,其实还有一个更深的故事。要知道,赵长鹏和他的团队在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里已有多年工作经验。实际上,币安要推出的交易系统和撮合引擎已经是他们构建的第五代交易系统了。在币安之前,赵长鹏和他的团队一直在为许多交易所搭建白牌的加密基础设施,这使他们聚焦于合规和流动性等问题。
 
关键是,当币安的 ICO 完成之后,他们就能立刻执行。事实上,他们也的确这么做了。
 
之后,币安只用了五个月时间就成为了全球交易量排名第一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后来又突破了一个又一个的新里程碑。三个月后,币安用户量突破 12 万,接着又用三个月突破了 100 万用户量。又过了一周,用户量超过 200 万。从收入角度来看,币安算得上是史上增长速度最快的初创公司。
 
一方面,币安的迅猛增长得益于赵长鹏和他的团队多年的辛勤工作,他们在加密货币行业和传统交易所基础设施领域里拥有丰富的经验,而且团队执行能力也大大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另一方面,这也反映出 ICO 热潮时代不可思议的疯狂。在 2017 年中旬至 2018 年中旬短短一年时间里,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竞争关键点,就是你到底上架了哪些长尾的 ICO 资产。
 
由于币安能够如此迅速地担任行业内的领导角色,因此他们能够提供最具流动性的代币,反过来,也使得币安成为最理想的代币上市地点。通过这种方式,该公司建立了强大的自我强化反馈回路和网络效应,进一步巩固了自己在加密货币领域的领先地位。
 
不仅如此,币安确实引入了一些创新,这些创新也被许多交易所仿效,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要数他们推出的原生平台币 BNB。BNB 为持有人提供了很多好处,首先,使用 BNB 支付的交易费将会比其他方式支付低 50%;其次,只要你持有一定规模的 BNB,就能获得更多的费率折扣。
 
最有趣的是,币安承诺会把他们 20% 的季度利润以 BNB 方式销毁,这是一种内嵌机制,旨在降低流通速率并为 BNB 带来积极的价格推力。截至本文撰写时,该公司已销毁了超过 2 亿美元的 BNB——这意味着总价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利润。
 
与此同时,我们知道,ICO 热潮并没有持续很久。很短时间后,人们对长尾代币的兴趣就消失了,而交易所的模式也不得不再次进行自我改造。
 
本文主要关注的是交易所历史,而不是对交易所商业模式的剖析。在讨论 2018 年熊市之前,我们就不再阐述市场针对 ICO 热潮期间交易所模式的一些批评了。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创造了令人惊诧且危险的激励配置,尤其是在代币创建者、代币排名网站和交易所之间建立了一个三方激励的体系。简而言之,每个人都有让一切白热化的动力:山寨币开发者希望从交易所的流动性中获利,从代币排名网站的流量(继而带来更多流动性)获利;而代币排名网站希望市场保持火热以吸引流量,以便卖广告;而为了能够从项目中收取更高的上币费,交易所则希望在代币排名网站上显示出最高的交易量。
 
如果希望更深入地了解这端历史,你可以阅读 Nic Carter 所著的《加密货币市场的黑暗面》(The Dark Underbelly Of Cryptocurrency Markets)一文。(链闻曾在去年 9 月进行过翻译和推荐,原文可以参阅:
 
https://medium.com/s/the-crypto-collection/a-glimpse-into-the-dark-underbelly-of-cryptocurrency-markets-d1690b761eaf)
 
就本文的目的而言,重要的问题是交易所的商业模式。总体来说,这更像是一种历史的偶然,初始代币发行时期交易所的成功并不是因为其某种核心能力。为了生存和繁荣,交易所不得不再次重塑自己,他们也正是这么做的。
 
七、当今时代
 
随着我们进入到当今时代,会发现这些时段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唯一存在的共同点是,涉及交易所业务,如果待着不动,只依赖三个月前可行的业务模式,那几乎是不可能存活的。
 
从 ICO 市场的终结到 9-12 个月时间的熊市的开端,我们就略过了。如果加密货币交易所能够依靠由炒作支撑的巨额上市费支持生存,可以依靠寻找下一个暴涨机会的交易者支持生存,那么,熊市的意义将会完全不同了。
 
人们对山寨币的热情消失了,ICO 死了,流动性蒸发了。对于许多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这意味着轻松赚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不过,BitMEX 交易所负责人亚瑟·海斯(Arthur Hayes)并不担心这些变化。
 
亚瑟·海斯是从传统金融世界走出来的人,他一直对长尾资产的现货交易不那么感兴趣,而对使主流市场更加高效的期货和其他衍生品更感兴趣(对于像他一样的那些交易者来说,也更有趣)。
 
这些产品有很多优点,其中之一就是能让优秀的交易员在牛市和熊市中都能赚钱。而且,在加密资产市场的背景下,还存在许多其他全新的可能性。
 
如果说 2017 是「币安之年」,那么 2018 就是「BitMEX 之年」,他们推出了永续掉期之类的奇特产品——一个真正永不到期的期货。BitMEX 在杠杆交易上还采用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方法。尽管他们并不是该领域唯一允许杠杆交易的参与者,但 BitMEX 从根本上扩大了交易机会,允许交易者使用高达 100 倍的杠杆率。
 
如今的情况怎么样?自 2019 年 4 月以来,比特币重新攀升。不考虑当年火爆的 ICO,如今的市场明显好于 2018 年下半年。
 
我们认为,现在至少有四个主要趋势在塑造交易所的业务模型:
 
1. 衍生品
 
BitMEX 不是唯一专注于衍生产品的交易所。币安最近也参与其中,提供 125 倍杠杆交易服务——这比 BitMEX 著名的 100 倍更高。
 
不过,更值得关注的是,衍生品在引入新一轮机构投资者时发挥的作用。最近有报道称,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之所以为芝商所的比特币期货开绿灯,原因就是他们相信,如果能让机构做空比特币,就能刺破危险而过热的泡沫,帮助整个行业逐渐走向成熟,为主流资金做好准备。
 
但是,芝商所并不是这一变局的唯一领地。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母公司洲际交易所集团旗下最新成立的的 Bakkt,最近也推出了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合约产品。现金结算的比特币期货是以等值美元价值进行结算,而实物结算的比特币期货则是实际的比特币易手,这可能会产生更积极的需求动力。
 
Bakkt 正式启动的时候,表现并不让人惊讶,但在过去的几周时间里,其交易量猛增。
 
彭博社(Bloomberg)最近发表了一篇关于期货对加密市场的重要影响的文章,标题为《期货正在将加密货币从黑暗中拉出来》(Futures Are Pulling Cryptocurrencies Out Of The Dark)。根据文章所述,期货交易已经从此前的接近零增长到现货交易的 50% 规模……它能够有效降低波动性、增加流动性、扩大投资者基数、改善投资组合管理并缓解监管担忧。
 
随着越来越多的传统投资者进入这一领域,我们预期,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拷贝主流世界的金融工具的活动。
 
2. 原生代币、IEO、原生链
 
虽然初始代币发行逐渐降温,人们的注意力转向了 BitMEX 及其永久掉期产品,但币安仍在不断创新。在市场低迷时期,币安的平台币 BNB 依然是市场上表现最好的资产之一。
 
2019 年 1 月,币安宣布推出 Launchpad,这是一个用于代币发行和分配的平台,他们用 IEO (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来取代 ICO。
 
当然,IEO 和 ICO 还是有一些差异的:首先,可以参加 IEO 的人数是受限的;其次,每个 IEO 参与者只能获得有限的代币分配。另外,人们为某一初始代币发行而下注,赌的是它的代币会在日后登陆某些交易所,而 IEO 则不同,因其依托的交易平台而有内置的流动性。
 
一开始,人们也担心 IEO 会把初始代币发行的游戏重玩一遍。在币安发布 Launchpad 之后,其他竞争交易所也竞相发布了自己的 IEO 产品。但是,几个月后人们发现,IEO 并没有重复 ICO 那样的非理性狂热。因为不同的设计决策似乎限制了 IEO 的影响力,而且如果放眼整个加密市场,不同 IEO 项目的表现也各不相同。
 
随着交易模型的不断变化,各交易所的确会用 IEO 型的发行来对某些新代币给予倾斜,但 IEO 也只是交易所更大的战略的一部分。
 
最后,币安的另一个创新也值得关注。他们在今年二月推出了币安链(Binance Chain),一个原生区块链。币安链的第一个用例是 Binance DEX,这也把我们带入到当今的第三个交易所潮流——去中心化交易所。
 
3. 去中心化交易所
 
整个加密行业建立在去中心化思想基础之上,换句话说,即摆脱中心化控制和中介,抵制审查、开放以及免许可的访问权。但颇具讽刺意义的是,交易所,这个加密行业里最强大的机构、绝大部分用户不得不与之交互的公司,反而是最传统、高度中心化的实体。
 
所以,去中心化交易所(DEX)来了。
 
严格来说,去中心化交易所并不是一个「全新发明」。Bancor 从 2017 年开始就提供了类似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服务,他们通过初始代币发行募集到当时规模最大的一笔资金:1.53 亿美元。
 
2018 年末和整个 2019 年,我们发现去中心化交易所取得了重大进步。首先,诸如 0x 之类的去中心化交易协议变得越来越成熟,0x 协议专门支持创建去中心化交易所;其次,在某方面可以说更重要的是,我们从 Uniswap 上看到了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一次突围。
 
Uniswap 是一个从「以太坊黑客马拉松」活动中脱颖而出的项目,之后迅速成为市场上最常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甚至超过 Bancor。Uniswap 最大的不同就是,用起来不需要原生代币。而其他系统,比如 Bancor 和用 0x 协议构建的其他去中心化交易所,都需要使用协议固有的代币,这种方式虽然理论上有助于治理等问题,但是最终却会产生一些新的摩擦。可能在某些情况下,某些方面的收益值得这样的摩擦,但现在业内已经明白,Uniswap 的无摩擦的、免代币的模式更让人兴奋。
 
4. 合规鸿沟
 
加密行业的监管充满了混乱且复杂度,有时在同一个司法管辖区里都是如此。加密货币交易所从很早开始就学会了游击队的方式,他们不断迁移到监管制度更有利(或更清晰)的司法管辖区。
 
以币安为例,他们最早成立于中国香港,之后转移到了日本和中国台湾,最后落户马耳他。
 
在当今的市场里,存在着明显的合规鸿沟。一方面,某些交易所为了规避监管审查并能够继续创新产品和服务以保持竞争力,会选择不再为美国用户服务。比如最近加密货币交易所「P 网」Poloniex,就从 Circle 公司脱离出来独立运营,这么做就是为了逃离美国,专注于在亚洲市场进行创新。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交易所选择了努力去符合高度监管的美国市场,比如双子星交易所(Gemini),今年曾在纽约市刊登广告,呼吁「加密行业需要规则」,希望将合规性打造成他们的一种品牌定位。
 
当然,所谓合规并不是做做广告就够的。2019 年,在行业自我监管方面,有些专业组织正试图剔除交易所的交易对倒等不良行为,这些对倒会人为地推高交易量,以提高上币费用。标志性的行为来自 Bitwise 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证词(作为他们的 ETF 基金的发起提议的一部分),在证词中他们称,大约有 95% 的比特币交易量都是虚假的。
 
注:为了回应日益流行的流量造假和交易所流量夸大,Nomics 开发了一个交易所透明度指数(Exchange Transparency Ratings)
 
八、总结
 
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历史没有尽头,实际上,从塑造当今加密市场的各种趋势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交易所会越来越多地使用各种策略,其迭代速度也越来越快。
 
显然,交易所的故事好比窥视整个加密货币行业的一个强力镜头,可以借之了解加密行业的整体状况。加密货币交易所,既是回应消费者需求的趋势接受者,又是行业发展趋势的制造者,他们通过各种新产品和新服务来塑造这个新兴市场的下一步。
 
交易所也是监管环境的晴雨表,有些交易所非常有实力,能够游说政府获取对自己有利的监管政策。
 
交易所之间的竞争也是整个加密货币行业里最为惨烈的,这种状况在未来数年都很难改变。所以,搬个小板凳、捧上爆米花,一起继续「好戏」吧。

郑重声明:即联区块链作为开放的资讯分享平台,所提供的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且不构成任何投资理财建议,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